亚洲彩票官网

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 > 重点政务信息 > 统计数据 > 统计分析

从统计角度看太仓居民增收情况

【发稿时间 :2019-03-19 10:15 阅读次数:

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是由国家统计局、江苏调查总队采用分层、多阶段、与人口规模大小成比例的概率抽样方法,在太仓市8个镇区中,抽选20个社区(村)的200户住户作为调查样本。根据这些家庭的人均收支情况,结合太仓主要经济指标完成情况,来评估反馈太仓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生活消费支出等指标。

一、相关统计指标口径解释

(一)“人均可支配收入”指标中“人均”的口径解释

统计意义上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中的“人均”,是“家庭常住人口”而不是户籍意义上家庭人口,常住在本宅的人口才能纳入收支的统计范畴,外出从业或成家分户的人口均不能统计为常住人口,从而导致这些人的收入,部分甚至全部不纳入统计收入范围。这一统计口径,给居民收入带来了较大影响。像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双方老人可能进入子女家常住、家庭常住人口数量随之增加,但他们又是收入弱势群体,会拉低家庭人均收入、减缓增收速度。而像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于农村老龄化、空心化,老年农村居民收入偏低且增收较难,直接加剧农村居民增收难度。

(二)“全体居民收入增速大于城乡居民分类增速”现象的解释

由于全体居民收入指标采用加权平均算法,近年来经常出现全体居民收入增速大于城乡居民分类增速的情况。举例如下:

2017年,某市一共200万常住人口,其中120万城镇居民,人均收入2万元;80万农村居民,人均收入1万元。全体居民收入即为:(120×2+80×1)÷200=1.6万元。

2018年,由于城镇化率提高,某市城镇居民达到了130万人,农村居民70万人。城镇居民收入增长10%,由上年的2万元提高到2.2万元,农村居民收入增长11%,由上年的1万元提高到1.11万元。全体居民收入即为:(130×2.2+70×1.11)÷200=1.8185万元,全体增速为(1.8185÷1.6-1)×100%=13.7%,高于城镇的10%和农村的11%。

事实上,全体、城镇和农村居民收入增幅均是社会变化特别是城镇化情况的实际反映,一定条件下,城镇化率的提高,反而会拉低城镇、农村居民收入指标的增幅。一部分农村居民成为城镇居民后,收入会相应提高,但其收入的提高在城镇和农村的分类增幅里是不会体现的。相反,这部分人进入城镇后大多收入偏低,拉低了城镇居民收入增幅;同时,这部分人收入和积蓄大多较普通农村居民要高,他们的离开又拉低了农村居民收入水平,导致农村居民收入水平增幅减缓。但无论在城镇还是农村,其收入增长效应都会体现在全体居民收入增长中。这种特殊现象在以往城镇化率未有明显变动的情况下,是不常见的,是统计中的数学问题,但随着城镇化的推进,该现象就会经常出现,太仓也同样如此。

二、从统计角度分析太仓居民收入情况

(一)居民收入与全市相关经济指标的匹配性

1.人均地区生产总值:2018年太仓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8.3%,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增长6.2%。从收入增长与经济发展的速度比对看,全市居民收入增长水平与经济发展速度基本保持一致。

2.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018年太仓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10.1%,财政增长速度明显高于居民增收速度,说明我市政策性增资及转移性收入仍有一定上升空间。

3.固定资产投资:投资可以促进经济的发展,增加国民收入,改善人民生活。2018年太仓固定资产投资增长4.8%,增速居苏州四市一区(吴江区)第三位,与居民增收速度排位一致。

4.住户储蓄存款余额:住户储蓄存款余额是居民把可支配收入中暂时不用于消费的部分存入银行及农村信用社的储蓄余额,故居民可支配收入是储蓄之源泉。2018年底太仓住户储蓄存款余额593.3亿元,比年初增长8.9%。而位居收入增速首位的常熟2018年底住户储蓄存款余额1341.8亿元,比年初增长9.5%。按常住人口数计算,常熟人均住户储蓄存款余额比我市人均多6026元。从居民可支配收入情况来看,常熟人均可支配收入比我市人均高758元,与储蓄存款余额形势一致。

5.规上工业企业劳动者薪酬增速:2018年太仓全体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34564元,同比增长10.0%,占可支配收入的65.8%,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6.0个百分点,贡献率为63.4%,是影响居民收入增长的最主要因素。从规上工业企业劳动者薪酬增速来看,太仓2018年前三季度规上工业企业劳动者薪酬增速为10.3%,与居民工资性收入增速基本匹配。但与常熟相比,薪酬增速低了2.8个百分点,对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具有一定的影响作用(因规上工业企业劳动者薪酬增速全年数据还未公布,故而运用前三季度数据)。

(二)太仓居民收入与苏州收入数据的比较

2018年太仓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2538元,同比增长8.3%,绝对值低于苏州平均水平2938元,增速与苏州平均水平持平。分城乡看,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3076元,绝对值低于苏州平均水平405元,增速低于苏州平均水平0.1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458元,绝对值高于苏州平均水平39元,增速与苏州平均水平相同。

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情况

指标名称

全体居民

城镇居民

农村居民

绝对值(元)

增速(%)

绝对值(元)

增速(%)

绝对值(元)

增速(%)

苏州市

太仓市

55476

52538

8.3

8.3

63481

63076

8.0

7.9

32420

32458

8.1

8.1

(三)城镇化率差异对居民收入的影响

目前,太仓是全苏州城镇化率最低的地区,农村占比最大。2018年,据省反馈城乡一体化住户收入数据显示,太仓城镇化率低于苏州平均水平8.6个百分点。城镇化率的高低对太仓全体居民可支配收入影响显著,城镇化率越高,全体居民收入越高。而农村占比越高,农村居民相对较低的收入在全体居民收入中的权数越大,全体居民收入就越低。太仓较低的城镇化率,直接拉低了全体居民收入,在收入计算中处于劣势。但与之相对的机会是,农村居民增收对全体居民收入影响也较其他市区大,对全体居民增收影响拉动作用更为显著。因此,聚焦富民、促进增收,必须把提高农民收入水平摆在更为重要的位置。

三、制约太仓居民增收的几方因素

(一)从增收基础看,太仓经济发展还不够厚实

收入并非是一个孤立的经济指标,而是与宏观经济状况息息相关。改革开放以来,经济高速发展带来居民收入的大幅提高。当前,社会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经济增长换挡降速,主要经济指标多数在低位运行,居民收入也相应地由较快增长转为平稳增长。2018年,太仓GDP同比增长6.8%,较上年回落0.4个百分点,位居苏州四市一区(吴江区)第三位,与居民收入增速位次一致。收入差异的产生,是经济发展水平的客观反映,要提高居民收入,根本还在于产业强市、发展经济。

(二)从增收动能看,“双创”成效还不明显

2018年太仓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5724元,比上年增长6.1%,但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不但没有提升反而略有下降,2018年占比为10.9%,比上年下降0.4%。近年来,第三产业尤其是新经济、新业态的快速发展,大大提高了就业容量,同时简政放权降低了运营成本,线上线下融合提供了大量创业就业机遇,但政府的引导推动和社会的共同带动作用发挥得还不充分,百姓创业致富的理念和干劲还不够,民营小微企业发展明显落后。

(三)从增收渠道看,居民财产净收入占比偏低

根据发达国家经验,经济越发展,人民越富裕,财产性收入在居民收入中的比重越高,并会逐渐成为主要收入来源之一。2018年太仓全体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6334元,占可支配收入比重为12.1%,低于苏州4.2个百分点。其中,太仓农村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占可支配收入比重仅8.0%。可见,太仓居民特别是农村居民的财产性收入偏低,是收入短板中的短板。

(四)从增收政策看,居民转移净收入增收潜力不足

一是帮扶增收。近年来,各级党委政府相继出台了一批含金量高的支农、扶农、助农政策。通过政策发力,太仓农民收入持续较快增长,城乡居民收入差距逐步缩小。这些惠农政策通过增加对农业的直接补贴,在一定时期内能提高农业竞争力、增加农民收入,但增收作用难以为继,政策的边际效率有所下降。二是养老金增收。当前,太仓人口老龄化速度继续加快,退休人口比重不断上升,养老金标准连年上调使得社保基金收支矛盾日益突出,政府负担不断加重。因此,离退休金养老金达到一定水平后,通过政策提高养老金标准达到增收目的的难度将进一步加大。

四、巩固太仓居民持续长效增收的对策建议

(一)全力确保经济健康平稳运行,夯实增收基础。

居民收入与经济发展密不可分,因此要充分认识稳定经济增长是实现居民增收的重要基础,要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补短板、强特色、增动能,全力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坚持改革引领、创新驱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立新体制,培育新经济,激发新活力。正确认识太仓经济发展出现的新变化新特征,主动融入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借着嘉昆太协同创新核心圈的成立,奋楫争先,不断提升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做大做强经济底盘,夯实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基础。

(二)千方百计促进农民增收,拓宽农民增收渠道

一是增加就业机会,拓展就业途径,分流农村闲置劳动力,提升农村居民工资收入水平。二是加强政策引导,因地制宜,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三是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为突破口,推行“农业+”模式,大力发展一镇一业、一村一品,加快培育乡村特产品牌,促使城市的人流、资金流、信息流等资源注入农村,拉长提升产业链,带动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增收。

(三)完善投资理财市场,补齐财产净收入短板

目前,太仓居民主要的财产净收入来源是出租房屋收入和利息。要积极引导和规范房屋租赁市场,开展供需对接和均等的城乡公共服务,来活跃房地产市场。另外,居民家庭主要投资手段仍是银行储蓄,居民缺少必要的理财知识。需进一步引导居民投资理财意识,规范和强化投资理财服务,完善投资理财市场降低风险。盘活农村资产资源,使财产净收入来源多渠道多元化,促进财产净收入成为太仓居民收入的新增长点。

(四)进一步完善社保体系,强化政策托底作用

一是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逐年稳步提高居民养老标准和医保报销比例,进一步减轻居民看病、养老、失业等后顾之忧,确保居民老有所养、老有所医;二是不断提高低收入群体的造血功能,通过产业扶持、转移就业、教育支持、健康扶贫等措施,将民生项目、惠民措施落地落实,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